首页 交规考试 学车技巧 学车视频 交通标志 驾校优惠

駕校生存調查:年培訓能力170萬人 學車者今年或不足60萬

2019-11-08
  高考結束后,很多駕校將招生瞄准了高中畢業生。在當下招生越來越艱難的日子,這些畢業生無疑是駕校招生的重要來源之一。但是,駕培市場經過多年的發展,市場供求關系發生了改變,從以前的供不應求變成了供大於求。   我市現有駕校417家,教練車擁有量2.4萬台,教練員3.8萬人,按每台車每月培訓6人計算,年培訓能力達到172萬余人次。但現實情況是,全市駕校實際招生數量從2016年的81萬人,降到了2018年的62萬人,2019年或將再降至60萬人以下。   如今,駕校的日子可謂“冰火”兩重天,好的駕校一個月招近八九百人,差的駕校一個月隻招得到七八十人。我市駕校的生存狀況是什麼樣的呢?這幾天,記者對重慶駕校進行了調查。   冰   駕校“吃不飽”   教練“一對一”培訓學員   “去年朋友介紹我去一家互聯網駕校學車,我一直沒空。現在有空了,我准備去繳錢了,結果發現駕校辦不下去關門了。”6月12日,江北區五裡店的劉女士告訴記者,她一直沒有時間去學車,今年開始時間比較多了,就想去學車,結果朋友介紹的駕校居然關門了。“之前都聯系好了,喊我去繳錢報名入籍。”她說,想起當時沒有報名,感覺非常幸運,否則可能出現一系列糾紛。   和這家互聯網駕校經營同樣困難的還有九龍坡區某駕校。“我們有60多輛教練車,一個月隻能招到七八十名學員。我們1月至6月初一共才招了500多名學員,駕校根本吃不飽,一個教練帶一兩個學員。”駕校負責人蘇先生直言,現在駕校很“惱火”:不招生虧得更加嚴重,招生還有部分收入,虧得少一些。   大渡口一家駕校的招生情況也不理想。“我們50多輛教練車,按每台車每月培訓6人計算,我們一個月可以培訓300多學員,但是現實情況是,我們一個月招100多人就是比較好的情況了。”駕校負責人汪先生說,現在能“吃飽”的駕校,隻佔駕校的四成不到,大多數駕校隻能“餓”起經營。   火   駕校校區大擴張   5個月招4000多名學員   和招生困難的駕校相比,還是有駕校日子過得比較“舒坦”,壹鹿駕校就是其中之一。   “我上周去報名學車,沒有想到看到很多同學也在壹鹿駕校報名。”重大大二學生丁思渝說,學校要放假了,自己剛好利用暑假把車學了。結果,和他有一樣想法的同學還有很多。   這樣熱鬧的報名場景,在壹鹿駕校其他校區上演。   壹鹿駕校負責人鄧曉樵說,2017年,他們駕校4個校區招生了3000多人,2018年比2017年翻了兩多倍,達到了7000多人。   他說,2019年1到5月,他們駕校一共招生了4000余人。6月,駕校校區擴張到8個,預計年度招生人數將達到12000人。   和壹鹿駕校有得一拼的還有重慶黎明駕校。該駕校有100多輛教練車,駕校注重服務,吸引了很多人去學車。   黎明駕校負責人告訴記者,他們1到6月,招了2500多名學員,2019年,駕校預計招收學員將達到6000人左右。   以80后年輕教練團隊、注重教練形象為賣點的喬森駕校,在去年也取得了8000余人的不俗招生業績。該駕校相關負責人介紹,今年以來,駕校已招收了4500名學員,預計今年全年招生人數能突破9000人。   “現在招生比較好的駕校,都是有多塊訓練場、比較大的駕校。”市駕培行業相關負責人告訴記者,我市駕校走過了一條快速發展的道路,但隨著人口紅利的下降,駕校出現供大於求的情況。現在駕校出現了嚴重的兩極分化,注重集團化、服務化的駕校越做越大,僅靠人口紅利的駕校將會被市場無情淘汰。   縱深   年培訓能力170萬人   學車者今年或不足60萬   市運管局介紹,截至目前,我市駕校有417家,教練車擁有量2.4萬台,教練員3.8萬人,按每台車每月培訓6人計算,年培訓能力達到172萬余人次。   統計顯示,2014年全市駕校實際招生數量為81.5萬人,2015年實際招生數量為80.4萬人,2016年招生數量為81萬人,2017年招生數量76萬人,2018招生數量下降至62萬人。   “我市駕校實際招生數量逐年下降,預計2019年下降人數會跌至60萬以下,這樣全市駕培市場培訓能力過剩達到110萬人左右。”市駕培行業相關負責人表示,根據全市駕校2017年、2018年連續兩年報名人數分析,我市駕培市場已經嚴重飽和,造成很多教練車閑置,駕校經營情況不容樂觀,虧損現象較普遍。   “主城區招生數量下降非常明顯。”市運管局相關負責人表示,主城區2017年實際招生數量35萬人,2018年實際招生數量首次下降,人數為30萬人。   “我們預計主城區2019年實際招生數量會下降至30萬人以下,實際數量在28萬人左右。”主城區某駕校校長黃先生說,主城區共有駕校172所,1.1萬多台教練車,按照招生人數28萬計算,平均算下來,今年主城區的每台教練車隻有25名學員。“按每台車每月培訓6人計算,一年是72名學員,缺口有47人。”黃先生說,這樣的情況讓不少駕校在水深火熱裡煎熬。   探因   收費低於3500元利潤為零   殺價致六成駕校虧損   目前,全市不少駕校的日子可謂舉步維艱,除了目前供大於求的局面外,還有什麼原因導致了這種情況的發生?   市運管局相關負責人介紹,市駕培協會曾對我市駕校運營成本等進行測算,主城區培訓一個學員的人均學車收費,合理區間在3500元至4200元之間,則駕校利潤空間幾乎為零。   但記者在調查過程中發現,一些駕校的駕培費用已大大低於3500元。例如在大坪一家駕校的招生點,招生學費已低至2980元。“現在手動擋的學費是2980元。”招生點的工作人員表示,雖然學車的價格已經低到了3000元以下,但是學員依然難招。   “現在主城區駕校的招生均價已經跌到了3500元。”市駕培協會相關人士表示,由於駕培市場供大於求,造成很多駕校招不到人。於是,價格戰開始在駕校之間興起,低價攬客成了各個駕校的“殺手锏”,2018年曾經有駕校打出了1980元一個人學車的招生宣傳。   主城區某駕校負責人汪先生說,10多年前,各種費用都很低的時候,學車的價格是2000元左右。現在,僅僅教練員的工資都翻倍了,學車價格還這樣低,駕校肯定虧本。為什麼明明知道招生價格越低,虧得越多,駕校還要殺價呢?   某駕校校長蘇先生告訴記者,駕校不是不想賺錢,而是要維持運營成本。“駕校的場地租金、人員工資、教練車折舊等費用一樣不少,低價招生至少還有一定的收入,還能維持最基本的運轉,不然光拿錢去補貼駕校,沒有收入,駕校倒閉得更快。”蘇校長說,在這樣的惡性循環下,誰的資金鏈斷裂,誰就最先倒閉。   據了解,從2017年始到目前短短的兩年多時間,我市已有7家駕校因經營困難關閉,有20多所駕校整體轉讓。這20多所被轉讓的駕校中,規模小的有30多輛車,大的有100多輛車,最高轉讓金額500多萬元。同時,在這兩年多時間裡,還有10所駕校被收購。   “現在約六成駕校出現虧損。”業內人士向記者透露,目前靠招學員賺錢的駕校已寥寥無幾,整個行業駕校賺錢的就百多家,在四成左右。   目前,我市駕培市場已經嚴重飽和、供大於求。培訓能力嚴重過剩,造成很多教練車閑置,駕校經營情況不容樂觀,虧損現象較普遍。那麼,駕校的前路在何方?記者調查發現,招生人數多的駕校都有一個共同特點,就是搞加盟的少,搞直營的多,且這些駕校更懂得營銷和做好駕校服務。   者不學車,我們也會耐心宣傳。他告訴記者,這樣的效果顯著,駕校50%的學員都是通過“行推”來報名的。據了解,喬森駕校也推出了“您家門口的駕校”的服務,派遣人員前往各個小區為有意學車的顧客提供相關服務。   服務模式   學員至上 形象從教練員抓起   6月15日,記者來到黎明駕校,看到工作人員對學員十分友好,還給學員提供雨傘。“我們的服務理念是學員至上,誠信教學。”黎明駕校負責人告訴記者,給學員提供雨傘只是一個很小的服務,他們的服務還有很多,比如提供一對一教學服務、手機小程序預約學車等。這一系列服務措施,讓很多學員都願意介紹自己的親朋好友來學車。   而記者從喬森駕校了解到,為了提高服務水平,喬森則首先從教練員團隊入手,對教練員進行嚴格把關。   據了解,喬森駕校的教練團隊成員全部是80后年輕教練,喬森駕校為了摒棄以往飽受詬病的教練形象,無論是專業技能上,還是安全文明理念上,都會對教練進行嚴苛的培訓考核,通過考核后才能上崗。“我們還在全市率先推出了教練員標准化培訓手冊。”喬森駕校相關負責人介紹,為了提高駕校的服務水平,駕校相繼與上海榮安、香港駕駛學院、北京東方時尚駕校建立友好關系,每年都會組織管理人員及教練員外出交流學習深造。   運營模式   隻搞直營 保障學員享正規培訓   如今,不少駕校為了節約成本,大搞加盟,但也有駕校堅持直營,且越搞越火熱。   日前,記者來到生意火爆的壹鹿駕校,駕校負責人鄧曉樵告訴記者,壹鹿駕校專注於開辦直營校區,目前已經開設了8個,場地分布於渝中、江北、渝北、沙坪壩、九龍坡、大渡口、北碚等區。   去年招了8000多名學員的喬森駕校同樣如此。駕校董事長劉重生介紹,喬森駕校一直堅持隻搞直營,絕不辦分校或接受任何形式的挂靠,真正保証所有的學員都能享受到自建的設施完善的訓練場,確保每一位學員都能享受到正規且有保障的安全駕駛培訓服務。   據了解,目前喬森駕校擁有7個直營校區,輻射大渡口、九龍坡、渝中區、南岸、江北、渝北、北碚。“直營還有一個好處是,我們能夠提供一站式服務。”喬森駕校相關負責人介紹,學員在駕校任何一個校區報名,都能任意選擇到其它校區進行培訓。而加盟點是沒有辦法提供這樣的服務的。   營銷模式   不再“守株待兔” “地推”變“行推”   在營銷方面,記者發現,招生火爆的駕校採取的策略都是“主動出擊”。例如黎明駕校就搞了個營銷團隊,負責營銷招生,而不是以前“坐攤”式的等著學員上門。   “以前,大多數駕校搞銷售的方式是坐等學員上門學車,殊不知,如今學員有了更多的選擇,你不主動出擊,學員就不會上門學車。”壹鹿駕校負責人鄧曉樵說,他們很早以前就改變了“守株待兔”式的招生,而從年輕人的角度去考慮問題,主動去上門推銷駕校。為此,他們成立了一個營銷團體,人數達到30人,專門前往各個小區、商業街、公司及高校去招生。“我們的學員80%都是大學生或者年輕人。”鄧曉樵說。   鄧曉樵說,他把多數駕校的營銷方式叫“地推”,即坐著推銷自己。他把壹鹿駕校目前的營銷方式叫做“行推”,即每天30名營銷人員,以駕校一定距離為半徑,逐個門市、公司上門推銷,或前往高校進行宣傳。   ■聲音   駕校需迎合年輕人口味   市運管局駕培處相關負責人介紹,現在經營狀況好、招生多的駕校很多都是搞的直營。“搞加盟的駕校問題比較多,比如殺價最厲害的就是那些駕校加盟點,加盟點的投訴也較多,投訴一多,駕校的牌子也就砸了。”這名負責人說,直營的好處是便於管理教練員和教練車,還能控制成本,把風險降到最低。此外,集團化的駕校抗風險能力強,西南駕駛培訓學校就是集團化運營,場地多,車輛多,學員選擇就近練車的地方多,這樣招生自然就多。   “隨著80后、90后學車高峰逐漸過去,00后也開始學車,但00后的學車需求已經遠遠低於80后、90后。” 這名負責人介紹,現在駕校最集中的區域就是大學城,很多駕校都把招生生源瞄准了高校,駕校的生源絕大多數是高校的學生。“我們初步統計了一下,各駕校的00后學員,佔學車人數的80%左右。”這名負責人說,駕校除了需注重服務、教學質量外,還要突破原來的招生模式,換一種思維,用年輕人的思想去考慮問題,迎合年輕人的口味,才會有所突破。   ■他山之石   組“異業聯盟”轉型發展 青島公交駕校拿下全國大獎   與百余家異業單位成立聯盟,優勢互補共同成長壯大。青島公交駕校的這一創新發展理念,得到了全國專家的肯定。在日前舉行的第五屆全國駕培市場創新發展大會暨2019駕駛員培訓分會年會上,青島公交駕校獲得中國駕培行業創新發展優秀案例獎。   據了解,青島公交駕校在2014年就虧損了600多萬元。該駕校隨后對機構、管理模式進行了改革,著重突出營銷方案、薪酬水平的比重。建立起完善的、符合市場需求的機制后,駕校著重加大了駕校品牌形象的推廣,利用線上線下等多種方式,促進招生廣告宣傳全覆蓋。   在企業轉型升級過程中,青島公交駕校認為單靠一家企業無法實現跨越式發展。為此,駕校與中國聯通等商定成立了企業聯盟——“異業聯盟”。聯盟成員來自通信、餐飲、服務等各個方面。本著優勢互補、抱團發展的理念,聯盟不斷擴大,目前已擁有上百家成員。大家發揮各自優勢,利用自身特點,為聯盟成員單位提供力所能及的幫助。   重慶商報-上游新聞記者 鄭三波
(責編:秦潔、張祎)

热门文章

随机推荐

推荐文章